博客网 >

       2008年11月17日中午12点正,约翰•希克准时开车来到我所住的地方——Woodbrooke Quaker Study Centre。我已经在下面的客厅里等候他一会儿了。看他出了车,我就过去打个招呼,直接上了他的车。
  我以为他会带我到他家,但他说唐•库比特昨天晚上电话他,唐•库比特和他夫人会来他家,到时一起在他家吃饭。今天,他则带我去了伯明翰大学的餐馆吃饭。
  刚上车,我就看到放着一本他的新书《谁是上帝或者上帝是什么?》(Who or What is God? and Other Investigations, London: SCM Press, 2008)。他说,是带给我的。我看到扉页已经有了他的签字和签名。我随即就看了看,是他的论,文集。有写于1968年的,也有写于2007年的,是他不同时期的论文集,有的已经发表,也有的是第一次出版。论文时间跨度达四十年。牛津大学著名思想家伍德(Keith Ward)说,“约翰•希克无疑是在世的最伟大的全球宗教哲学家。这部文集对他成熟观点做了非常清晰易读的解释。”
  一路上谈了很多,到了餐馆,各自点了吃的,但我对那些点的东西并不了解,其实点什么都一样,但约翰•希克要我自己点。在用餐期间,约翰•希克问了我很多问题,包括我们大学的学生数量、学位制度、大学老师的质量(多少人说英语或者懂英语)、哲学系的学科方向,也询问了大陆的佛教、道教的情况。我们就宗教实在论和非(反)实在论问题谈了不少。我说,您在《宗教之解释》中表达的实在论和非实在论之区别所坚持的观点没有改变吗?他说没有。他坚持认为他的批判实在论和唐•库比特的非实在论观点是根本不同的。他在不同著作中都不时地批评唐•库比特,但他和唐•库比特是一辈子的朋友。
  约翰•希克说,大乘佛教中的涅槃是实在的,我说小乘佛教似乎没有这样明显的看法,而在禅宗中,我们也很难说涅槃是一种实在。不同佛教徒对于实在的理解并不一样。约翰•希克说,有的人把涅槃视为一种体验状态,我说是的。
  约翰•希克似乎要证实他先前的一个看法,那就是,在中国一个人同时可以接受佛教、道教和儒家的影响,而并不彼此冲突。我说肯定的。他问,人们会觉得不好吗?他觉得这样是好的。我说,现在人们依然可以这样做,并且这样彼此影响并没有不好。事实上,我早上四点起来读的书《殷勤与他者》中谈了约翰•希克和雷蒙•潘尼卡的观点,雷蒙•潘尼卡本人受到基督宗教、佛教、印度教和世俗人文主义的影响,他是走的是一条融合之道,可以说是一种“混合主义”或“混杂”的道路。我们知道,没有一种宗教是纯粹的,都是混合的或者混杂的,都具有其历史性、地域性、受影响性。雷蒙•潘尼卡在这个全球性时代提出的一种新的融合是非常了不起的。约翰•希克的全球性思维让我们人类彼此关联,而雷蒙•潘尼卡的全球性思维让我们不仅去处理人和人之间的关联,而且要去处理人和大地的关联。因此,我相信约翰•希克等开启的道路是带来和平的,是全球化时代需要认真对待的道路。
  约翰•希克询问了中国现在那些作家受到关注,我说马丁•海德格尔、维特根斯坦、尼采、德里达等等。我告诉他,由于翻译,人们就会关注,没有翻译则很难被关注,例如另一个非实在论哲学家D. Z. 菲律普斯,因为菲律普斯国内没有翻译他的书,因此学术界对他几乎没有任何讨论,尽管从西方学界的影响看,他比唐•库比特有影响力一些。
  他也谈到了达-赖-喇-嘛,我说西方很多人对他的了解可能并不全真实的,我引用了一个瑜伽师对他的批评。约翰•希克认真地听着,似乎在沉思什么。但他没有直接回应我的看法。我也谈到了德克斯塔对达-赖-喇-嘛的思想的批评。德克斯塔的名字我发音不准,我提醒他,此人也和您争论过学术问题,他立即想起来了。
  约翰•希克询问中国学者是否提出自己的观点(因为他对中国的当代学者很不了解)?我说,能够提出自己原创观点是很难的。我们那些研究外国哲学的学者多以介绍为主,是研究性的,很少能提出原创思想,更难以说对西方学界带来影响,至少目前为止如此。我说,在西方,也很少人有原创思想,不是吗?他说,是,是。我说,在伯明翰大学神学和宗教学系,除了你这个宗教哲学家(应该是当今最伟大的宗教哲学家),还没有出现第二个可以跟您相比的思想家。约翰•希克微微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我也向他介绍了国内外国哲学和宗教学著作的翻译情况,并谈到了他和哲学家普兰丁格的差异。我还询问了他对雷蒙•潘尼卡如何看。他说,雷蒙•潘尼卡的思想很深刻,但很含混(very vague)。这让我想起,和邓教授谈到到雷蒙•潘尼卡。邓教授和雷蒙•潘尼卡个人关系很好,在他办公室他还让我看了看他最近寄他的卡片式信件(雷蒙•潘尼卡寄我也是卡片式的,不用信纸。而他给出我的名片则只有一个名字!),那些字,难以辨认。邓教授说,雷蒙•潘尼卡的思想很深刻,但他的文本似乎很难集中在一个地方,总是“天马行空”。这可能对很多人而言,是一个缺点,难以让人把握他的思想。要了解雷蒙•潘尼卡的思想,需要有很多预备,一般人读他的书确实会陷入云雾之中。
  吃饭后从三楼餐馆下来时,约翰•希克不好意思地问我的个人生活,原来是要明白我有多大了,当我说我的孩子15岁时,他说我过了40了。我说是的,我马上告诉他,我43岁。他说,在西方不方便问年龄,我说在中国没有什么问题,熟悉的人之间询问年龄、婚姻和收入,没有问题。他于是就问我有没有自己的房子,我说有的,但我说我没有车。他说有车比较方便。他又说,他是我的两倍大(86岁),我说是我父辈了。
  我一直尝试扶他走路,但他有拐杖,不用我扶,坚持独立。上车前,他让我去边上书店看看,我真的去看了看,但我没有发现有我需要的书,而在书架上看到了他的新书。他说,这个书店是小书店。我只用了不到5分钟就看了神学和宗教书架,以及部分哲学书架。没有要买的书,马上回到车上,回我住的地方。
  期间他告诉我,下月在伯明翰大学有一个他的演讲,我说邓教授提到了。我说我会去听。我还说,在唐•库比特来看望之前,我想去看望约翰•希克他老人家,他说好,我说我电子邮件联系。约翰•希克也实践他的宗教多元论,他也实践佛教的坐禅。我问,是不是坐禅。他说是的。路上,他告诉我他在写一本新的书:《对话的形式》。我则提到我们在2009年要召开关于佛耶对话的国际会议的信息。他说很好啊。并且我们要邀请他的一些朋友。
  他问我是否参加世界宗教论坛过,中国人是否参加这个论坛。我说以前因为各种原因,大陆可能没有什么人参加,但慢慢地,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参加这个论坛。第一届世界宗教议会在1893年召开,第二届则是在1993年召开。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前可以看到在中国大陆召开。并且我希望我以后可以为它做点有意义的工作。
  这就是我和这位当代在世的最伟大的宗教哲学家约翰•希克第二次见面所谈的全部内容。他依然是一个在不断创造之中的最著名的宗教哲学家和基督教神学家,他的思想对当今世界的宗教和平不断提供新的资源。愿他的新书早日完成,促进世界宗教的和平。
  2008-11-18初稿

<< 伯明翰记事(1):约翰-希克:依... / 08记事(268):瑜伽作为一种...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chinasaa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